您当前的位置 : 首页 » 千年古邑

“昙花一现”新识

发布时间:2021-03-31 16:25 来源: 瓮安县融媒体中心 访问量:

  因为没见过昙花,我就不知道“昙花一现”这个成语典出何处。后来查资料得知,昙花是一种肉质植物,它夜间开放,翌晨即凋谢。我这才明白,为了形容那些出现快、消失也快的事物,前人借用了昙花。

  几年前,我去外地修改我的一部书稿,住在一家远离闹市的客栈,客栈不大,后面却有一个小院,院子的角落处,有一堆倚墙而摞的石块,石堆前有一株月季,还有几棵我叫不出名字的花草,客栈老板是个中年女人,她告诉我,那里有一株昙花,这株昙花有两年没开了,今年要开。

  昙花?是不是那个古老成语中的昙花?我心里暗暗生出期盼。

  六月中旬的一天,客栈老板对我说,昙花的花苞鼓胀了,今晚要开,你如果没看见过,这可是个机会。

  晚饭后,我找来一只竹椅,坐到那堆乱石前,准备认真观看昙花的开放。从薄薄的肉质叶片边沿长出来的昙花,花茎细长,花苞细瘦。八点半钟,一掐来长的花苞开始慢慢打开,不一会,小院里就氤氲起一种很特别的香气。我张大鼻孔用力吸吮,同时搜寻曾经闻过的花香,想找到昙花所类似的香型,最终没有找到。大约十点钟,原先紧抱着花瓣的浅紫色花托逐渐朝四周散开,昙花洁白而厚实的花瓣渐次打开,一股浓郁的香气迅速朝我扑来,我肺腑兴奋,四肢舒爽,有一种微醉的感觉。这时,月季的枝叶在夜色中泛着深青,那朵盛开的昙花显得更加洁白,更加丰腴,它不动声色地让整个院落都弥漫着鲜香。

  月光下,主人家那只纯黑的母猫趴在院坝的另一角,很专注地盯住阳沟旁边的小洞。几只蛐蛐在悠悠地鸣叫,声调忽急忽缓。我继续辨别昙花的香型,觉得它有点像百合,但比百合花厚重,它又像金银花,却不如金银花清雅,虽然浓郁,却不像栀子花那么张扬、放肆。昙花的香味稳重而含蓄,虽无声无息,却让人有伸手可触的感觉。

  我全神贯注,准备把昙花盛开的每一个细节都看清楚,心想,为着这一次怒放,昙花饱汲养分,积蓄能量,两年的时间,它一直在努力啊。

  这时,一声老鼠的哀鸣传来,接着是黑猫制服老鼠后用喉音表达的愉悦。小动物间的搏杀与昆虫的喧闹,没有影响昙花的开放,它心无旁骛,在夜色中默默溢香。 

  国内有位姓许的画家喜欢画向日葵,他用厚重的油彩去表现向日葵的执着、坚毅和不羡繁华,可惜我不会画画,要是能画,我就用水墨淡彩来表现昙花,画出它不因花期短暂而敷衍时光,不因开在夜晚而妄自菲薄的神采。

  的确,昙花是孤独的,它不如映山红,生于薄地而能灿烂几面山坡,也不如荷花,根插污泥而能让文人雅士把它当成圣洁美神来膜拜,它也没有牡丹的华贵与大气,它只是按照祖宗的遗训,不嫌土瘦水稀,不艳羡名门雅苑,总是尽职尽责地开。

  子夜时分,昙花的花瓣慢慢朝花朵的中央靠拢,再靠拢,当所有的花瓣都聚集在一起,之前硕大的花朵将柔弱的身躯靠在粗糙的石块上,慢慢变小。凌晨一点来钟,昙花的呼吸完全停了下来,这种无声无息的告别,比有晚霞注目、有微雨添哀的仪式更让人动容。

  世间的花卉,花期有长有短,开放时间长而花香又悠远的,当然受人喝彩。花期短暂,只要努力开放,尽了花的职责,也是有尊严的,生前未曾定下高远的目标,开完即凋,就没有零落成泥的悲叹,也不用担心被车轮碾成尘埃,这是个性,也是一种风骨。

  虽然渺小,却守责尽职,昙花的一现,现得很有尊严。对昙花有了新的认识,今后,在阅读和使用“昙花一现”这个成语时,我不会再盲从,更不会用它去形容那些生存时间不长却能给世界留下闪光点的生命体。

版权说明:

1.来源为“瓮安县融媒体中心”均为瓮安县融媒体中心所属媒体的原创内容;

2.自媒体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3.转载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作者,同时不得歪曲、篡改原文及标题,摘录时不得违背文章原意;

4.凡注明“来源: XXXXX (非瓮安县融媒体中心)”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