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首页 » 党建

奋斗百年路 启航新征程——红色瓮安的百年之变|潜伏在“老乡”何应钦身边的红色特工冷少农

发布时间:2021-01-25 18:41 来源: 瓮安县融媒体中心 访问量:

开栏语:2021年,奋进的中国迈上新的征程,奋斗的中国共产党迎来百年华诞。100年来,中国共产党为人民谋幸福、为民族谋复兴、为世界谋大同,铸就从胜利走向胜利的百年辉煌。

为隆重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瓮安县融媒体中心即日起开设“奋斗百年路 启航新征程——红色瓮安的百年之变”主题专栏,我们将和大家一起,学党史、温记忆、忆先烈、标先锋,从不同维度重温百年峥嵘岁月,讲好中国共产党的故事,唱响共产党好的主旋律。


  1900年1月25日,一个伟大的生命诞生在瓮安,他就是贵州省最早参加革命的先驱之一,也是最早打入敌人“心脏”从事党的地下工作为革命献身的长眠于南京雨花台的革命烈士,我党早期地下工作者、共产主义战士---冷少农。冷少农,贵州省瓮安县人。1923年毕业于贵州公立法政专门学校法律系第三期本科(该校1928年并入省立贵州大学),就职于贵阳。他对当时黑暗社会不满,于1924年弃职回家,1925年到黄埔军校政治部参加革命工作,任周恩来主任办公室秘书。经周恩来介绍加入中国共产党,参加过东征、北伐。东征胜利后在中共两广区委任周恩来的技术书记(军事秘书)。从1928年起,在中共的直接领导下,他长期潜伏在南京国民政府高层,先后任训练总监部、军政部部长何应钦的秘书,从事我党的地下工作,是中共中央军委派驻南京地下党军事情报工作的负责人。在血雨腥风的白色恐怖环境中,他终日周旋于敌人“心脏”,出生入死赤胆忠心,智取许多机密情报。当时蒋介石发誓3个月内消灭红军,关键时刻冷少农将国民党第一、二、三次围剿红军等的机密情报交钱壮飞、陈赓、李克农等报到党中央或直接向周恩来汇报,避免红军面临的挫折和灭顶之灾,使中国革命转危为安,为红军反“围剿”的胜利作出了重大贡献,秘密在军队内和大学生中发展党员,策动兵运、工运、学运,为中国革命立下丰功伟绩,堪称中国共产党历史上最杰出的“红色特工”之一。1932年因叛徒出卖被国民党反动派杀害于南京雨花台,年仅33岁。


  弃笔从戎


  冷少农从小寄养在祖母家由祖母供他读书。1918午8月,冷少农以优异成绩考入贵州省法政专门学校,四处借贷就读第三期法律本科。

  在学校,冷少农读了很多忧国忧民的进步书刊。他还备了一个题名“可则录”的笔记本,用来抄录报章杂志上的重要内容,并对此加以分析研究。每逢节假日,他还要到农村调查采访,了解、关心农民疾苦。他在日记中写道:“见民间普通劳动者或受军阀蹂躏之事,即欲力求改善。”立志出校后做一个有人格、有良知的政法家,帮助受摧残的苦难群众。

  1919年5月4日,北京学生举行的反帝爱国示威游行,受到北洋军阀政府镇压。全国纷纷掀起抗议活动,贵阳全体学生无比愤慨,很快组织成立了“全国学生联合会贵州支会”、“少年贵州会”等组织。冷少农以饱满的热情,昂扬的斗志,积极投身于反帝反封建的爱国运动中。

  “五四”运动后,冷少农还读到不少马克思、列宁的文章,找到了革命的真理和救国济民的道路,于是将自己的名字“肇隆”改为“少农”,表示摒弃个人升官发财的机会,要为劳苦大众的翻身解放事业贡献自己一生。

  1923年,冷少农从贵州公立法政专门学校毕业,先后任职于《民意日报》和省筹饷局。这期间,他深刻体验到军阀的残暴统治给人民带来的疾苦,深为学了法律不能为民众申冤雪耻保护人民而内疚。1924年,冷少农弃职回到家中,正逢家乡大旱,反动政府、土豪劣绅乘机提高粮价,盘剥人民。他心情十分沉重。

  1925年7月,冷少农怀着拯救苦难中国的远大抱负,告别母亲妻儿,离开家乡,只身赴广州投身革命。他在途经贵阳时给母亲的信中写道:“……儿此去的目的,完全尽忠革命,为国家为人民尽应尽之能力。”

  冷少农到达黄埔军校谒见了贵州公立法政学校的老师,时任黄埔军校总教官的何应钦。何应钦了解到冷少农的来意,派郑坤堃(后来经冷少农介绍秘密加入共产党)带冷少农到黄埔军校政治部主任办公室报到。当时军校政治部主任就是中共中央两广区委委员长兼军事部长的周恩来同志。

  冷少农到达广州后,很快结识了不少仁人志士。于是他主动与何应钦接触,深得何应钦信任,何应钦安排冷少农在训练总监部为他当秘书。

  1928年夏天,冷少农进入训练总监部后,一边正常完成秘书工作,一边与熊冲、秦世昌等在大沙帽石将军巷十号成立地下联络站,并与地下党员,总指挥部参谋处中校步兵监郑坤等人配合,搜集大量情报,使党的活动很快恢复起来,同时也很好地保存和发展了党的力量。地下联络站很快成为党的地下交通站,成为发展中共党员的重要基地,为党搜集和传达了大量情报,冷少农是情报来源的第一贡献人。

  冷少农在训练总监部机智勇敢,巧妙与敌人周旋,得到何应钦的赏识、信任,为获取情报提供了方便。

  1929年2月,蒋桂战争爆发。3月2日,蒋介石任命训练总监部总监何应钦兼任“讨逆军总参谋长”,率兵攻打桂系,冷少农跟随前往。当月,国民党加紧了反共步伐,冷少农接到党中央通知,要他在第一时间将情报转交给在上海的地下党负责人李克农;同时,还要到工厂、学校作广泛的动员和宣传,吸纳新的革命力量,壮大革命队伍。

  1930年3月,何应钦调任军政部长,冷少农随同升任军政部少校秘书,他利用这特殊身份作掩护,在敌人“心脏”领导地下党活动。他节衣缩食,除寄部分钱给家里外,其余的全部用于党的活动。

  由于长期在外,家人很为他担忧,多次来信催他回家,指责他“不忠不孝,忘恩负义”,怀疑他另娶“小妾”。冷少农怀着痛苦和感动交织的心情,给母亲写了5千字的长信,在信中解释说:“我是把我的孝移去孝顺大多数受苦的人类,忠实的去为他们努力……”“我们这样的做法,自然有一般人不满意,有些是不了解,有些是对于他们有利害关系,随时都在阻碍我们,反对我们,甚至要杀害我们……”提到讨妾一事,他说:“我觉得我既把我的身子许给一般穷苦的群众,愿为他们实现他们的利益,解除他们的痛苦,同时有这样多的人反对我,妨碍我,我一切都危险,都动摇不定,再讨一个老婆,要是发生什么变动,那会阻碍我的行动,那会有许多牵累的,所以我始终没有做……”至于要不要回家,他说:“回家的事不能定的,要是革命迟一点成功,或者中间遭了挫折,我自己就死在外面,跑在什么地方,我也不知道,更说不上回来不回来了。”

  不久,冷少农与“正元实业社”的特工钱壮飞取得联系,钱壮飞是中共安插在国民党党务调查科的特工人员,他在冷少农处获得许多重要的军事情报,经李克农转交陈赓。这些情报准确及时,由中央转发到各苏区后,对红军作战起到了重要作用。

  重任在肩

  1930年6月,蒋介石为了实现登上大总统宝座的野心,实行了两项政治措施:一是肃清共产党,对我中央苏区实行全面清剿;二是召开国民会议,制定设置总统制的约法,利用会议选举他当大总统。

  何应钦被委任为武汉行营主任兼湘鄂赣三省剿共总指挥。1930年10月,蒋介石调兵遣将,准备对我中央苏区发动围剿,军情紧急,冷少农和南京地下党的同志心急如焚,冷少农想方设法获取准确情报,并火速向党中央汇报。

  由于关键时刻得到冷少农传来的情报,按照毛泽东的游击战略进行反攻。不到数日,国民党第十八师中将师长兼前敌总指挥张辉瓒被活捉,第一次围剿失败。心情分外愉悦的毛泽东填写了《渔家傲·反第一次“围剿”》。

  1931年2月蒋介石不甘心上次围剿的失败,任命何应钦为剿匪司令兼南昌行营主任,准备对我中央苏区进行第二次围剿。冷少农设法从何应钦那里智取国民党的作战计划、兵力部署、部队番号、指挥官姓名、行动时间等,并以最快的速度传递给钱壮飞告知党中央。

  何应钦对此次军事行动满怀信心,从第一次剿共失利中吸取教训,改用稳扎稳打、步步为营的进攻策略,兵分四路向中央苏区大举进攻。

  1931年4月24日,顾顺章在武汉被捕,旋即叛变,钱壮飞获取此重大情报,成功地保护了党中央及中央领导。党的许多同志撤离、隐蔽,钱壮飞因被暴露迅速离开南京,革命斗争面临格外严峻的形势。但冷少农等并没有停下脚步,他们仍在秘密地、大胆而谨慎地工作。

  毛泽东、朱德根据情报制定了“诱敌深入、先打弱敌,在运动中各个歼灭敌人”的战略,于5月16日歼敌两个师,乘胜横扫七百里,歼敌3万余人,取得了第二次反围剿的胜利。6月1日,毛泽东率红军进入建宁城,写下《渔家傲·反第二次大“围剿”》。

  对中央苏区的第二次围剿失败后,1931年6月21日蒋介石亲自带着德、日、英等国顾问到南昌自任总司令,何应钦为前线总司令,调集30万兵力,采取“长驱直入”的战略方针,发动了第三次围剿。7月1日,蒋介石率兵开始向我军大举进犯,并发誓三个月内消灭红军。

  1931年8月,各路国民党军队纷纷向高兴圩地区逼近,把红一方面军主力压缩在以高兴圩为中心的狭小范围内。由于及时得到冷少农传来的准确情报,红一方面军主力在5日晚出其不意地穿过国民党左翼集团军和右翼集团军之间二十公里的空隙,于6日午前到达莲塘,跳出了敌军主力的包围圈,并于7日至11日,先后取得莲塘、良村、黄陂三战三捷,歼敌万余人,从而夺回了主动权。

  这时,国民党军队已将主力掉头东来,红一方面军再次处在被国民党军队重兵合围的危险境地。毛泽东根搌情报分析,决定采取“声东击西”战术,一部分兵力继续向东牵开敌军,掩护红军主力秘密西进,回到兴国隐蔽,等待时机。红十二军佯装红军主力,大张旗鼓地向乐安佯动,吸引敌人向东北方向调动,将国民党军主力一部拖了近半个月。毛泽东、朱德亲率红一方面军主力2万余人,利用夜色,在敌人两军之间的狭窄缝隙中穿过去。

  9月初,毛泽东、朱德令红军发起反击,取得老营盘、方石岭战斗的胜利。15日,红军攻占会昌、寻邬等县城,使赣南和闽西两块革命根据地连成了一片,形成了以瑞金为中心的中央革命根据地。蒋介石对红军的第三次围剿彻底失败。

  策动兵变

  在南京中央军校军官补习班里,有一个叫舒葆初的贵州瓮安学员。冷少农听到乡音,格外亲切,与舒葆初多次接触,将他发展成为中共党员。舒葆初在补习班学习结束后,党组织决定安排他回到八十五师发动兵变。

  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日本大肆侵略我国土,而国民党把主要精力放在对付共产党上,激起了广大民众的愤恨。一时间,反对侵略、反对新军阀、反对内战的呼声响彻中国大地。

  中共中央决定,号召群众开展反帝斗争,组织兵变和游击战争。冷少农等南京地下党领导围绕这一中心任务,组织“反帝大同盟”和“革命互济会”,发动社会各界起来声讨日军罪行,要求政府抗日救国,并举行10万余人的反日救国大游行。这期间发展一批优秀青年学生入党,如南京大学学生吴越等,吴越在1932年任南京市委组织部负责人。

  南京地下党决定,要尽快策动国民党军队兵变,把队伍拉上天目山,建立根据地。同时决定,在南京军警中策动一支队伍参加红军,这些行动在冷少农等地下党同志的努力下都获成功。

  舒葆初回到湖北崇阳国民革命军八十五师教导大队一中队后,很快就被提拔为中队长,被中共长江局委任为鄂南总支部书记,负责领导通山、通城、崇阳、汉口、白霓桥、杨方林等地的地下党组织。舒葆初在国民革命军中很快就发展了周廷贤、李光庭、黄克勤、莫德维、沈朴仲、宋应达等为中共党员,并成立了党的支部,自己任支部书记。

  党中央指示冷少农与舒葆初取得联系,做国民党黔军八十五师的策反工作。舒葆初多次派黄克勤到崇阳大河与红八军联系,并暗中做好范揭成团的策反工作。通过策反,除团长范揭成逃跑外,该团300多人投奔了红军。

  不久,党派王觉夫向舒传达指示:“作好八十五师‘兵变’的周密计划.活捉师长谢彬带动全师起义……”就在舒葆初策动官兵起义工作一切准备就绪的前一天,由于叛徒郭绍藩的出卖,除李光庭、喻雷外,10多名共产党员全部被捕,经过敌人严刑审问仍然得不到什么结果后,敌人竞将舒葆初的舌头剜掉,于农历五月三十日夜将这些共产党员残酷杀害,这就是当时震惊全国的“崇阳惨案”。

  在党中央的领导下,冷少农、李耘生、宋月波等同志深人工人区、大学及部队中,发展党员近200名,建立10多个支部,积蓄了一支十分可贵的革命力量。

  喋血金陵

  1932年3月,由于叛徒吴恕和路大奎的出卖,导致我地下党的组织遭到破坏,许多共产党员惨遭杀害,冷少农也被卷入其中。

  敌人从叛徒口中得知冷是中共中央军委派驻南京地下党军事情报工作的负责人,此事出在军政部,何应钦万没想到他身边的学生、亲信、同乡竟然是一名共产党的特工,非常恼怒,谁也不敢说情。地下党组织多次设法营救都未成功。

  在狱中,敌人要他写出共产党派到南京、上海、武汉一带党员的活动情况及负责人名单,他没有写,敌人又以高官厚禄引诱,他不为所动。最后敌人对他施刑,他坚贞不屈,大义凛然,敌人恼羞成怒。同室难友复旦大学教授笪移今回忆说:他神情泰然自若,毫无消极悲观的情绪。

  由于叛徒路大奎招供的名单也有李耘生,特务们四处撒网,不久,李耘生、吴越也被抓了进来。

  据关在冷少农同监房的吴越(1932年任中共南京市委组织部长)说:“6月9日凌晨一群荷枪实弹的军警冲入监区。在狱警打开铁锁的时候,冷少农与李耘生领头唱起了《国际歌》,歌声越唱越大,和者越来越多。冷少农、李耘生等13位革命同志被押出了监狱,带到雨花台刑场。在这生命的最后时刻,冷少农与李耘生等革命同志从容镇定,举起带铐的手,从胸膛迸发一阵高呼:打倒国民党反动派!中国共产党万岁!”吴越还说:“当天全狱的三百余人静默无声吃不下饭,表示哀悼。”

  随着敌人罪恶的枪声响起,冷少农等13位革命者在雨花台英勇就义。

版权说明:

1.来源为“瓮安县融媒体中心”均为瓮安县融媒体中心所属媒体的原创内容;

2.自媒体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3.转载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作者,同时不得歪曲、篡改原文及标题,摘录时不得违背文章原意;

4.凡注明“来源: XXXXX (非瓮安县融媒体中心)”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